• 北京海淀区西三环北路2号
  • news@bfsu.edu.cn
  • 010-88818373

李尧先生记忆中的王佐良

T T T
更新于 2016-07-13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偏居草原一隅的我想搞文学翻译“和世界接轨”,几近痴人说梦!急难之际,我想起了我崇敬的、也是惟一见过的文学翻译家王佐良教授——1966年10月2日晚,各大专院校外语系的学生集中在北京外国语学院的操场上,参加“批斗王佐良、许国璋大会”。“文革”前,作为英语专业的学生,我们学的就是许国璋教授编的教材,读的就是王佐良教授写的和译的书。可以说和他们朝夕相处了整整四年。他们一直是我崇拜的偶像。“文革”烽烟骤起,两位教授虽然被打翻在地,并且踏上了“千万只脚”,但是对于我这个“白专典型”、“黑崽子”,敬仰之情没有稍减。那次批斗会,我格外“积极”,特意挤到离主席台很近的地方,就是为了在如此特殊的场合,“朝拜”心中的偶像。那天晚上,王佐良先生和许国璋先生的凛然正气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十四年后的1980年,直感告诉我,像王佐良先生这样正直、善良的知识分子一定能帮助我这个远在边疆、素昧平生的后生小辈。我不揣冒昧,给他写了一封信,希望先生能帮我找点材料。没过多久,王教授的回信就到了我的手中。他热情地鼓励我、希望我能在这条艰难的道路上勇敢地走下去。随信还寄来美国作家斯坦倍克的两篇小说。我没有辜负王教授的关心和帮助,很快将两篇小说译出,分别在《草原》和《科尔沁文学》发表。1990年8月14日英文版《中国日报》刊登过我和王佐良先生一起照的一张照片。王教授拿着他编的《外国文学》,我拿着我刚出版的译著《镜中瑕疵》。没有人能够想到,我当时怀着对王先生多么炽热的感激之情;更没有人能够想到,十年前王教授就给我写过信,寄过资料。而对于一个初学者,那意味着力量、信心和勇气!

——摘编自李尧的《就这样风雨兼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