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海淀区西三环北路2号
  • news@bfsu.edu.cn
  • 010-88818373

忆佐良师(四):文采夺目的王佐良——陈琳

T T T
更新于 2016-07-05

除了众多文学研究专著和论文,以及诗词和诗歌译文外,佐良师还写了大量的散文、随笔、游记。在这些文学作品中,人们获得的一个突出感受,就是佐良师的“文采”。

用一个什么样的词来形容佐良师的文采呢?我思之再三,只能用一个被用俗了、似乎已成陈词滥调的词:美。只有这一个字,正如它的英语对等词beauty,能够最完整、最深切、最恰当地道出佐良师的文学风采。

让我们来看一看他的一段小文。

1991年,三联书店出版了一个小册子,名为《心智的风景线》,收集了14篇游记。为这个小集子,佐良师写了一个小小的序。他写道:

 

出游外国有各种体会:紧张,疲惫,辛苦,都感到过,但也尝到过乐趣。我是一个喜欢安定和宁静的人,但又向往着流动—流动的色彩,乐声,语言,风景,人脸,都吸引着我。远程旅行在个人生活上更是一种大流动,身体在动,心灵也在动,因此印象特别鲜明,思想也比较灵活,这种时候就不免想写下一点东西来,作为日后回忆的印证,于是而有这里的若干篇游记。

既写,就想脱出一般记游的格局,有点个人色彩。于是投下了更多的自己,力求写出真情实感。另外,我试着要反映一点所接触到的文学情况、文化环境、社会思潮,也都是根据自己的切身体会,仍然包含在对人对地的观察里,着重的是当时的情,而不是抽象的理。要知道,一只学院墙后的田鼠,虽然多年掘土也自得其乐,有时候也想到墙外骋驰一番,甚至高翔一下的。

是为序。

 

我怕我这篇东西写得长了,在抄录时想节略掉其中一些话。但实在舍不得,好在不长,三百几十个字,真可说是字字珠玑。

且让我们再来看看这远不是“墙后的田鼠”的人,是怎样在他的文中“投下了更多的自己”和“当时的情”的。

1982年,佐良师有机会去苏格兰的一个小岛—斯凯岛,他专门去拜访了一位用盖尔语写作的重要诗人绍莱·麦克林。佐良师曾译过他几首诗,也曾在爱尔兰举办的文坛聚会上与其见过面。

这次两位故友、两位诗人重逢,自是无限快乐,佐良师同老友及其老伴莲内和女儿玛丽、女婿大卫愉快地欢聚了一晚。两个老友谈的自然主要是诗和共同的诗人朋友。这里,且让我们来看看佐良师是怎样写他们短暂的重聚之后的道别的,也看看这里面的文采:

 

一夜好睡,第二天早上我早早醒来,莲内给我们做了一顿好早餐,我吃完之后,十点钟就告别了莲内和玛丽,坐上大卫开的汽车,由绍莱陪着去到城里,然后到达飞机场。那是一个大晴天,昨天的雨和阴云都已消失,阳光照得一切明亮。我在途中想把岛上风光多看几眼,然而心情已经不同。人生总是这样来去匆匆,刚谈得投机就分手道别了。我走上几乎是全空的机舱,看着站在地上挥手的绍莱和大卫在变远、变小,一会儿连斯凯岛也抛在后面了,于是收纳起欢欣和惆怅,准备面对下一站的旅行和更多的离别。

(《斯凯岛上的文采》)

 

两位诗人以后未能再见,而且也先后离去了。而这样的离别,这样的文字,能不让我们动情么?

这就是佐良师的语言的美、他的文采。

说到这里,还是要提一下一件大家都熟知的事:佐良师的文采,不仅见诸他自己的写作中,也表现在他的译作中。而且,他不仅写白话文美,写文言文也美。在这方面,最好的例子莫过于佐良师所译的英国哲学家弗兰西斯·培根的随笔三则。在16、17世纪的英国上流社会中,文人学者喜欢用类似我国文言文这样的古雅文字。培根的《谈读书》(Of Studies)一篇就是如此。我们且引几句:

 

Studies serve for delight, for ornament, and for ability. Their chief use for delight, is in privateness and retiring; for ornament, is in discourse; and for ability, is in the judgement and disposition of business . . .

 

佐良师的译文是:

 

读书足以怡情,足以傅彩,足以长才。其怡情也,最见于独处幽居之时;其傅彩也,最见于高谈阔论之中;其长才也,最见于处世判事之际

 

忍不住再引一段:

 

Reading maketh a full man; conference a ready man; and writing an exact man . . . Histories make men wise; poets witty; the mathematics subtile; natural philosophy deep; moral grave; logic and rhetoric able to contend. Abeunt studia in mores. (拉丁语;英译为:Studies pass into the character.—笔者注)

 

佐良师的译文是:

 

读书使人充实,讨论使人机智,笔记使人准确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数学使人周密,科学使人深刻,伦理学使人庄重,逻辑修辞之学使人善辩:凡有所学,皆成性格。

 

这是何等的文采!他若与当年在西南联大时的作文老师余冠英先生九泉相聚,当无愧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