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海淀区西三环北路2号
  • news@bfsu.edu.cn
  • 010-88818373

忆佐良师(三):文学史家的王佐良——陈琳

T T T
更新于 2016-06-30

佐良师在1949年回到祖国后,一段时间内主要精力放在教学工作上。但自50年代后期起,他开始利用课余和工余时间,从事英国文学的论述、推介和翻译工作。尤其是,他将很大精力放在英国文学史的研究和论述上。他在1996年出版的686页的巨著《英国文学史》,从英国中古文学一直论述到20世纪后期的当代文学,并以很大篇幅对英国文学与世界文学的关联作了论述。但佐良师这一对英国文学史“盖棺论定”的论著,绝不是轻而易举的一日之功,而是他多年潜心研究、锐意进取、认识不断深化的结晶。在这一巨著的序中,他写道:

 

这些话说来容易(指写一本英国文学史—笔者注),做来却有不少困难。为了取得经验,我先写了一部文学潮流史(即《英国浪漫主义诗歌史》),接着又写了两部品种史(即《英国散文的流变》和《英国诗史》),并与同志们合力写了一部断代史(即《英国二十世纪文学史》)。在这样的基础上,我才进而写这部通史即单卷本《英国文学史》。

 

从这短短的几句话中,我们可以看出佐良师对一个国家的文学史的研究所持的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治学态度。

实际上,作为《英国文学史》这一巨著的奠基研究,他不仅先撰写了上面提到的三本书,其后,又分别在《英国二十世纪文学史》(1994)和《英国文艺复兴时期文学史》(1996)中就有关文学史研究的基本出发点问题作了逐步深入的论述。直至《英国文学史》的出版,可说是一个历时五年的系统工程。

为了能清晰地了解佐良师关于文学史观的理解是如何逐步深化和充实的,我们且以编年的方式看一看佐良师在这五年中的几部文学史著作中都写了些什么。

在这一系列专著的最早一本—1991年出版的《英国浪漫主义诗歌史》的序言中,佐良师写道:

 

对于文学史的写法,近来讨论颇多,我也想说明一下自己是根据什么原则来写此书的。

这部断代英国诗史是由中国人写给中国读者看的,因此不同于英美同类著作。它要努力做到的是下列几点:

1.叙述性—首先要把重要事实交代清楚

2.阐释性—对于重要诗人的主要作品,几乎逐篇阐释

3.全局观—要在无数细节中寻出一条总的脉络对所讨论的是个整体应有一个概观,找出它发展的轨迹。

4.历史唯物主义观点—这是大题目,针对诗史,这里只谈两点:一、把诗歌放在社会环境中来看。诗人的天才创造是重要的,但又必然有社会、经济、政治、思想潮流、国内外大事等不同程度的影响;英国浪漫主义本身就是第一次工业革命和法国资产阶级革命两大革命的产物。二、根据当时当地的情况,实事求是地阐释与评价作品。



就历史唯物主义而言,这是任何写历史的人应有的观点我们当代中国学者特别需要用它来研究和判别外国文学史上的各种现象。它会使我们把文学置于社会、经济、政治、哲学思潮等等所组成的全局的宏观之下,同时又充分认识文学的独特性;它会使我们尽量了解作品的本来意义,不将今天的认识强加在远时和异域的作者身上,而同时又必然要用今天的新眼光来重新考察作家、作品的思想和艺术品质。

 

这是佐良师在1987年为到1991年才出版的《英国浪漫主义诗歌史》所写的序言中说的。就我个人的认识,这是一切研究和书写任何一个民族文学史的最重要和最根本的出发点。没有这一观点,就写不出正确的文学史。

那么,到了1993年,他为自己的又一巨著《英国诗史》所写的序言中,又是怎样说的呢?且看:

 

关于怎样写外国文学史,曾经几次有所议论,这里只扼要重述几点主要想法:要有中国观点;要以历史唯物主义为指导;要以叙述为主;要有一个总的骨架;要有可读性。

也许还可加上一点,即要有鲜明个性。就本书而言,我让自己努力做到的是:第一,在选材和立论方面,书是一家之言,别人意见是参考的,但不是把它们综合一下就算了事;第二,要使读者多少体会到一点英国诗的特点,为此我选用了大量译诗,在阐释时也尽力把自己放在一个普通诗歌爱好者的地位,说出切身感受。



写书的过程也是学习和发现的过程。经过这番努力,我发现我对于英国诗的知识充实了,重温了过去喜欢的诗,又发现了许许多多过去没有认识的好诗,等于是把一大部分英国好诗从古到今地又读了一遍。衰年而能灯下开卷静读,也是近来一件快事。

 

这里,我们可以看出,经过几年的“学习和发现”,在主要是“重述”了几点原有的关于写史的“想法”之外,又增加了一条新意:写史“要有鲜明个性”。而同时,说自己“衰年而能灯下开卷静读”是“一件快事”,也使我们这些后辈和今后的新来者得到无限激励和鼓舞。

到了1994年,在由佐良师参与主编的《英国二十世纪文学史》中,他对于写史的观点,就更加明确了:

 

撰写之初,我们对此书内容和写法是有一些想法的,当时曾归纳为这样几条:

1.书是由中国学者为中国读者写的,不同于外国已有的英国文学史

2.因此它以叙述文学事实为主

3.要包括较多信息

4.指导思想是历史唯物主义(再次强调。—笔者注)

5.要着重作品自身,通过研究作品来讨论问题

6.写法也要有点文学格调

7.尽量吸收国内外新材料、新发现

8.规格尽量照当代国际通行方式

 

在序言最后,佐良师说:

 

进行这样从中到西的学习,占领新材料,进行新分析—我们面前的工作还多得很,二十世纪卷的完稿仅仅是一个开始。

 

请注意这里的“学习”二字。佐良师是以这样的态度来写史的。

最后,在佐良师于1992年动手撰写、到他离世后一年的1996年方才出版的《英国文学史》一书中,他写道:

 

近年来一直在从事文学史的研究和撰写,有一个问题始终令我困惑,即一部文学史应以什么为纲。没有纲则文学史不过是若干作家论的串联,有了纲才足以言史。经过一个时期的摸索,我感到比较切实可行的办法是以几个主要文学品种(诗歌、戏剧、小说、散文等)的演化为经,以大的文学潮流(文艺复兴、浪漫主义、现代主义等)为纬,重要作家则用“特写镜头”突出起来,这样文学本身的发展可以说得比较具体,也有大的线索可寻。同时,又要把文学同整个文化(社会、政治、经济等)的变化联系起来谈,避免把文学孤立起来,成为幽室之兰。



至于编写外国文学史的其他原则,我的想法可以扼要归纳为几点,即:要有中国观点,要以历史唯物主义为指导,要以叙述为主,要有可读性。

 

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是:讲述一个民族(或国家)的文学史,不仅只是介绍和评述历史中的重要文学著作,更应当对所涉及的重要文学家作出介绍和评价。这在佐良师的几部英国文学史专著和有关论文中,是十分突出的。

为举例说明这一点,且让我们来看一看,佐良师在他的《英国文学史》一书中以二十多页的篇幅介绍并评论了莎士比亚的剧作之后,是如何评价这个巨人在英国文学乃至世界文学中所处的地位的:

 

在20世纪80年代,我们回头来看他,仗着时间所给的优势,至少看清了下列几点:

  1. 他描绘了几百人物,许多有典型意义,而又每人各有个性。
  2. 他不只让我们看到人物的外貌,还使我们看到他们的内心
  3. 他深通世情,写得出事情的因果和意义,历史的发展和趋势
  4. 他沉思人的命运,关心思想上的事物,把握得住时代的精神。
  5. 他写得实际,具体,使我们熟悉现实世界的角角落落
  6. 他发挥了语言的各种功能,让传达工具起一种总体性的戏剧作用。
  7. 他的艺术是繁复的、混合的艺术,从不单调、贫乏,而是立足于民间传统的深厚基础
  8. 而最后,他仍是一个谜。他写尽了人间的悲惨和不幸,给我们震撼,但最后又给我们安慰,因为在他的想象世界里希望之光不灭。他从未声言要感化或教育我们,但是我们看他的剧、读他的诗,却在过程里变成了更多一点真纯情感和高尚灵魂的人。

 

这样来写一个民族的文学史和其中一个重要的作家,就不仅能使我们读者了解作品和作家,更会让我们在这宝贵的人类遗产中获得灵魂的升华和飞越。

说到此,我们可以看出,从80年代后期起至90年代中期,或者说从《英国浪漫主义诗歌史》到《英国文学史》这一系列有关英国文学史的专著的出版,佐良师对文学史的写法、原则、指导思想是有一条既一脉相承、一以贯之,而又与时俱进、不断创新的红线的;那主要就是:要有中国观点(由中国人写了给中国人看的),要以历史唯物主义为指导(把文学同整个文化的变化联系起来),要以主要文学品种的演化为经,以大的文学潮流为纬,同时,对文学史中的重要人物要有全面的、客观的评价。

佐良师有关英国文学史的这一系列著作中所提出的观点,为我们今天和今后研究中外文学史的人指出了正确的、可循的方向。我认为,这是佐良师为我们留下的重要的遗训。

分享到: